懷念老師鄺公道教授
[Home 主頁] [Up 回上頁] [09訪多倫多] [廣州聚會] [郭英祥醫生致各同學函] [喜 訊] [多城聚] [中山醫科大學加東校友會通告] [朱天榮同學在加獲頒耆英成就獎] [同學遊蹤] [愛因斯坦計劃] [Greeting 恭賀] [慶祝80週年校慶] [] [病理大樓重建] [蔡悅純醫生] [懷念老師鄺公道教授] [葉恭友同學跌傷] [數學世界紀錄] [喜相逢] [真假電腦病毒] [56届同学庆祝毕业50周年通报] [週年聯歡聚餐實報] [多倫多─我的第二故鄉] [梅卓邦同學近況] [小聚拾零] [愛與恨] [感謝關懷] [新年快樂] [羅德馨醫生伉儷退休定居多倫多] [Archaeology 考古學] [Memorial 悼念鍾泰謙同學]

羅緝熙醫生 Dr.C.H.Laws

   從“葉恭友同學跌傷”文中看到Kuntscher nail一詞立即想起敬愛的鄺公道教授.Kuntscher nail這一醫學名詞我已超過45年沒有用過它了.記得約於45年前的某日,在九龍醫院,有一病人也是跌斷左股骨上1/3骨幹,陳希民醫生Dr. John Chen用髓內釘為他做了內固定手術,X光照片顯示手術做得非常之好.因這種手術在香港還是剛開始有人做,很多人還不熟識,因此我的恩師陳連佑醫生Dr. Alan Chen便問我和其他受訓的Training radiologists這是甚麼手術,我先讓師兄師姊們回答,但卻沒有人能回答,於是我便說:“這是用Kuntshcer nail來為Fracture upper shaft of femurInternal fixation.”.當堂令陳連佑醫生聽得一頭霧水.原來這種釘是二次世界大戰時一位德國軍醫Dr. Kuntscher首創,目的是節約醫院床位,縮短骨折癒合期.做完手術病人立即就可以離床自由行走,當時是不可思議,也引起很大的爭議,尤其是反對的人說會破壞骨髓.在德國這釘就叫做Kuntscher nail來紀念他.但由於民族主義,在其他國家都不叫Kuntscher nail而叫Intramedullary nailIM Rod.九龍醫院的醫生甚至香港其他醫生大多是‘英美派’,沒有人叫Kuntscher nail.因此自從那天開始我便沒有再用Kuntscher nail這名詞而改用Intramedullary nail了.

   鄺公道教授十餘歲便去德國讀中學,接著便在德國最有名的大學習醫.畢業後做骨科,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鄺教授被徵召任德國軍醫,後升為高級軍醫官.在二次大戰時期,戰傷士兵很多.德軍軍醫廣泛使用Kuntscher nail50年代初中山醫骨科有由德國回去的鄺公道和由加拿大回去的何天騏兩位名教授任教.他們當時年紀都很輕,但學問都很高,他們都是同學心目中的偶像.他們兩位都是虔誠的基督徒.我屆同學有幸成為他們的學生的確是我們的福氣.(當然我們可以引以為傲的教授還有很多.)Kuntscher nail就是由鄺公道教授介紹引入中國的.

   舍弟羅惠熙曾任台北榮民總醫院骨科主任多年,曾任兩屆台灣骨科學會會長,現任全球華人骨科學會會長.他在骨科,心血管外科,腦外科和整形外科之間選擇做骨科也許或多或少與鄺,何兩教授有關,因為舍弟從我口中聽過不少有關他們的事跡,我想不期然就會對他們發生景仰,對骨科也發生興趣.

 

鄺教授來多倫多探望他的學生,筆者最後一次和他見面時與何天騏教授合照.

     

http://www.sdaglobal.org    http://www.hitechemal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