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藍依同學近作
[Home 主頁] [Up 回上頁] [葉藍依同學近作] [蝴蝶蘭之稀有品種] [蝴蝶蘭手術切割繁殖法] [Bonsai 盤栽] [Painting 繪畫] [Music 門外漢談音樂] [Children photo 兒童攝影]

葉藍依同學近作

葉藍依同學寫生手卷之右段

葉藍依同學寫生手卷之中段

葉藍依同學寫生手卷之左段

葉藍依同學寫生手卷之原貌

葉藍依同學福建安溪縣寫生

葉藍依同學香港寫生

記得在中山醫求學的時候學校為我們安排很多體育,文娛,康樂等活動,同時也多次舉辦不同的班際比賽,例如學術比賽,各種體育比賽,歌唱,音樂比賽,美術,繪畫比賽....等.每次比賽我屆都榮獲團體總冠軍.最驚險的是體育班際比賽,我屆和鄰屆爭得非常激烈,分數非常接近.到最後一個頂目 ── 男子400公尺X  4  接力,如果我屆代表隊得冠軍,鄰屆代表隊得亞軍,即總冠軍屬於我們;相反總冠軍即屬於他們.結果我隊前三棒都落後於鄰隊.我們的啦啦隊拚命為我隊打氣,加油!加油!之聲不絕.最後一捧好像是葉承彬.他是隊長兼教練.他越跑越快,與鄰隊代表之距離越來越拉近,且有追過超前之勢.最後衝線,幾乎一齊過終點.可惜我隊只以 0.1  秒之微敗於對手.總冠軍拱手讓人,我屆屈居第二,可惜,可惜!正當我屆各同學垂頭喪氣,鄰屆同學歡聲雷動之際,負責沿途監察的人氣喘如牛地跑回來,指證葉承彬正要超越對手的時候,對手越界並以手肘阻擋葉承彬,嚴重犯規.於是裁判改判我隊獲勝,得回我們應得的該頂目冠軍和團體總冠軍.

接著舉行,也是畢業前最後一次隊際比賽 ── 美術比賽,也是羸得有些出乎意外,因為我屆似乎缺乏這方面的人材.自動報名的固然很少,班負責人到處找人也沒有結果.最後連我也被找上門來,可能他聞說我曾跟五代國畫大師,當時曾被人稱為牡丹王的尹如天習畫.這雖然是事實,但誰知我卻跟了他一個月便因抗戰勝利,各自回到廣州和香港,沒有機會繼續跟他學畫.我推來推去推不掉,惟有和班領導人開了一個玩笑.我說既然一定要我交一幅畫就請廿分鐘回來取罷.我立即拿了一張白紙平放地上.我又穿上我那雙所有同學都記得,未見人先聞其聲,釘滿珠釘和馬蹄鐵的軍靴.我用油墨把右腳穿的軍靴的底油得又黑又濕.乘油墨未乾踏在白紙上便製成了一幅名畫.最後加上題字 ── 足跡.班負責人看見只有啼笑皆非.我說若非你死逼我就不會這樣做.突然間蔡根穩打破了殭局,他說讓我來代表本屆參賽罷.大家都半信半疑,有人還以為又是另一搞笑惡作劇.他不慌不忙作了一幅粉彩風景畫.凡看過的人都滿有信心可以拿冠軍,果然不出所料.總冠軍又屬於我們!

若是現在再舉行這類比賽,雖然蔡根穩同學經已作古不能做我們的代表,我們現在仍不乏人代表我們參賽.起碼有梁恬同學和葉藍依同學,他們都是退休後才開始習畫的.有這樣的成績的確令人佩服.多年前我曾獲梁恬同學贈送一幅他的畫作現仍珍藏於舍下,有時才拿出來欣賞.前年回港曾親到葉藍依同學府上欣賞她的傑作.今天又收到她寄來的近作照片,於是決定刊登網上供大家欣賞.我覺得近兩年來她的藝術造詣又有很大的進步.

http://www.sdaglobal.org    http://www.hitechemal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