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過巴拿馬運河
[Home 主頁] [Up 回上頁] [訪古情懷] [Tibet trip 西藏遊記] [通過巴拿馬運河] [西歐遊蹤] [記西歐十日遊] [中歐旅行紀] [North trip 北行拾零] [North trip 2 北遊花絮二] [倚靠耶和華] [同学活动花絮] [Keep young 長留青春在人間] [Spring 我們和春天有個約會] [Weddings 喜事重重] [朱天榮同學八十榮壽]

黃雄活醫生 Dr. Hung Wood Wong

2005228日我們乘遊輪通過巴拿馬運河.

巴拿馬運河是在美洲中部,在太平洋與大西洋之間最狹窄的地帶 巴拿馬,利用其中間一個天然的Gatum湖的地利,開挖而成溝通二洋的運河.通過這條捷徑可縮短航程達七千哩.這是工程界的壯舉,被列為世界八大工程之一.它對世界的航運和貿易作出了持續性的重大貢獻.早在十五世紀,航運業發展較早的西班牙,其國王查理一世對航運以其前瞻性的眼光,曾派人觀察該地區開挖運河的可能性,但因工程過於浩大,只好望河興歎成為夢想.這個沉睡了三百年的夢到十八世紀法國人竟然要去實現.他們奮戰了漫長的20年終於在人力,物力和當地的瘟疫面前中途敗退,至十九世紀早期由美國接手,又再經十年的努力,終於完成了現今這條大運河.這聞名於世的大工程和其重要性,我們也想在這退休之年能直接地領略一下它的風采,故此由周樹芬發起組織同學結伴作巴拿馬運河的遊輪之旅.

參加這次遊輪之旅的同學有黎志道夫婦,周樹芬夫婦,黃雄活夫婦,劉佩玉及三位親友共十人.

這次輪遊的航線是從邁阿密 (Miami) 上船 à Jamica à Aruba à 巴拿馬運河 à 哥斯達黎加 à 墨西哥 à 洛杉磯.

2005222日的早晨,我們從紐約的 JFK 機場廑隻X後出發.中午時份到達佛羅里達州的邁阿密,登上一艘 Regal Princess 號的七萬噸遊輪.5:00 p.m. 開始向加勒比海南航,經過 Jamica Aruba 並各停泊一天,在艷陽當空,炎熱的海風吹拂下登岸巡禮.

228日的早晨船就開始要進入巴拿馬運河了.是日我們 5:00 a.m. 就起床.因房間是靠近船尾,出入很方便.當我們在船尾大家相見的時候,船已從天水相接,茫茫的大西洋進入巴拿馬運河的河口.這時東方的天際才剛開始露白,晨光曦微,海風除來,船行的馬達聲打破了黎明的靜寂,遠望河口兩岸,墨綠的山坡在薄霧的籠罩下帶來了如夢幻般的河光山色.船舷上的遊客逐漸增多時,我們十人早已在十一樓船尾的露天處擺好枱椅茶聚(照片一),並各自從不同的角度留影及拍攝運河的景色(照片二).船緩慢地進入彎曲的河道後,在船尾遠望河道也見到三艘巨大的貨輪前後跟進,可見運河的繁忙(照片三).河道並不寬闊.河水略帶混濁.小小的河道竟然可以通行如此巨大的輪船,可想像河道之深.船行約三小時,見一同汽車輪胎圍繞周邊的小輪,駛到我們遊輪的船尾貼著行駛,間中見其加速動力將遊輪向左或向右推,藉以輔助船舵糾正航向,使其正確地進入閘門 ( Lock ),之後小輪便離去,改由閘門兩側的軌道車牽引,每側船頭兩架,船尾一架.以固定船隻進閘門內不致偏差.當船全部進入閘內,前後閘門便關上(照片四).然後將上一級較高的水位的閘內的水放入,使船升高而再向前一個閘駛去.然後再將湖水放入,使閘內水位升至與湖面平高,開閘船即可進入湖內.(湖與河道水位相差83吋.)經行十幾分鐘後頓覺寬廣.分枝的河道使湖呈不規則形.周邊的山坡起伏,綠樹蔥蔥,茂密的熱帶叢林,可以想像當年法國人難以戰勝的叢林瘟疫.船緩行約2 – 3 小時,開始進入狹窄的河道後見一大橋從兩側山坡上飛架南北.翹望上去,宛若長虹(照片五).如此遙遠才見一橋溝通南北,顯得此橋的重要.沿岸在山坳處間中見有公路和小屋.離大橋不遠處重覆進升水位時閘門的情況作降水位處理二次後(照片六),進入西邊的河道.再行三小時許,太陽已漸西下.到近河口處再有一美國大橋橫跨河道.隨著夜幕漸漸降臨,船在河道上一共約花了十一小時,夜泊河口的 Naos 小島.我們乘15分鐘的小駁輪夜登這小島.在碼頭各附近人行道的燈光照耀下見有一家酒吧和一家珠寶店及禮品店在這夜風的吹拂中等待著遠方的來客外,整個島都已沉睡在黑暗中.我們只在島上停留了大半小時便乘駁輪回到遊輪上.11:00 p.m. 起航北上,巴拿馬運河漸漸地遠離了.

我們乘遊輪通過了巴拿馬運河,想像當年那移山倒海的巨大工程使我們讚嘆,使我們敬佩前人的智慧和實幹精神與所付出的努力和勇氣.巴拿馬運河再見了.

以後遊輪把我們帶到哥斯達黎加,墨西哥,經洛杉磯再乘飛機回紐約.

http://www.sdaglobal.org    http://www.hitechemal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