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艱辛路
[Home 主頁] [Up 回上頁] [美化家居] [金融海嘯] [歡呼京奧] [怀念天衛同學] [立體攝影 Stereo Photography] [獻給一個新時代的歌] [舊事一則- 偽稱獲諾貝爾獎] [新年隨想曲] [由母校之廣播電台談起] [筆紙墨硯茶詩] [詩贈紐約各學長] [神探] [親切] [鄧超文詩] [69歲生日有感] [憶秦娥,遊布拉格] [移民艱辛路] [無核西瓜] [葉承彬同學近作] [南遊萍蹤] [美化家居] [SARS / 非典型肺炎] [七字文] [數學與我] [完全數,質數,莫仙尼數] [阿基米德難題] [高級猜數術] [九霄驚魂] [語言天才] [也談掛綠荔枝] [新年論福] [她行過死蔭的幽谷] [掏 心 的 愛] [Great love 最偉大的愛] [大難臨頭如何是好?] [生化武器-炭疽] [神的恩典乃是一生之久] [如今我等甚麼呢?]] [挑战] [古蜀國的文明] [楓葉之國賞楓葉] [羅緝熙醫生傳略]

羅緝熙醫生 Dr. C. H. Laws

我不知我自己是不是一個有恆心,有毅力的人.如果你有恆心看完我這辛酸故事相信你不會反對我這樣認為.但除了恆心,毅力之外還有一些東西影響和支配著我和每一個人.

很多人想移民,希望這篇文章對想移民的人有一點參考價值.人生之路好像前途茫茫,需要引領.

我於1987年移民來加拿大.我從1957年就開始申請.經過不知多少次的失敗,三十年之後終於來到加拿大.

1950年夏我帶著烈日下做泥工花了多個星期時間才賺得的25元美金從香港回廣州讀大學.在羅湖過境的時候,那25元美金全部被 扒手偷去.口袋裡只剩下一元多的香港硬幣,不足購買三等火車票去廣州.就算走回頭路也不夠.半夜有一列空貨卡火車要從深圳開去廣州.我將所有的硬幣給了鐵路工人,天大人情准我登上到處都是豬糞的車卡.一直站著直至快到廣州總站,火車慢下來就從火車上跳下逃跑,以免給人發覺.行了一個多小時,又等了一個多小時之後,天亮了才敢敲人家的門.又過了兩個小時終於被帶上茶樓享受一餐從未吃過的茶樓點心.吃飽之後,人家上班,我又面臨一切困難要靠自己解決.由到達廣州至進入大學只隔了短短的一年多.與漫長艱苦的人生路相比,一年多算是短了.這一年多完全沒有外來接濟.入學之後申請“人民助學金”,每個月陸元肆角人民幣.但伙食每月拾貳元.由第二年開始,學校一切費用全免包括膳費在內.姊姊也開始寄一點零用錢給我.這才有錢買郵票與家人保持連繫.

寒窗苦讀終於考完畢業試.放完很短的假接著就要開始實習.這可能是最後一次回家見家人的機會,所以所有學生都打算回家一趟,我也不例外.通行証剛批出,正要到派出所拿取的時候突然宣佈一個政治運動 - 反胡風運動開始.經過這次運動險死生還.接著是分配實習前的三天學習 - 學習服從分配.由於我完全由人民培養出來,那敢不服從?我的思想早已搞通了.我以恐怕已搞通的思想給別人攪亂為由,堅持不參加學習,但保證絕對服從分配.(還加上一句:即使分配去香港甚至美國也不例外.)結果全班只有我一人特准免參加學習.我問生產實習指導委員如何打發這三天時間.他不知我來自香港,順口答我可以回家睡個飽然後回來實習.誰知那次經澳門回港,剛好碰上船公司大減價競爭,票價一元還送一碗?燒飯.因此大量港人蜂湧去澳門,澳門人也搶著去香港,黃牛黨乘機活動,一票難求.就因為這樣誤了歸期,通行証也過了期作廢.滿以為補辦新証就可以回去,並且可以享受多幾天額外假期.但補辦通行証的事如石沉大海.眼見枯等不是辦法,唯有在香港找出路.

想在香港做醫生嗎?第一國內學歷不被承認.第二我還未實習的確還未算畢業.在家枯坐了幾個月.天無絕人之路,首先九龍醫院放射科主任陳連佑醫生正是陳崇佑同學的長兄,他破例收我做學生.後來政府要為新伊利沙伯醫院訓練十多位放射科醫生,我又多了一個機會.當時我們教會很希望我來美加學習,以備日後在香港開辦醫院時我可以回港服務.我當時向多倫多Branson Hospital 申請實習醫生職位得到聘任,我立即辦理簽證.出乎意料之外沒有批准.醫院為我交涉,教會為我交涉均無效.後來光華醫學院前輩馬玉珍醫生為我找到當時加拿大唯一,又是第一位華裔國會議員鄭天華為我交涉,結果也是失敗.此後舍妹羅鳳文移民來加,她又以申請兄弟姊妹為由為我申請多次均未成功.1974年家父母又移民來加,他們再為我申請也告失敗.後來我又以個人身份再次申請,由於那時加拿大醫生已“飽和”甚至說已太多,失敗是必然的了.後來我再申請多次,其中兩次是要來加拿大務農.大概你也會好像加拿大的移民官一樣忍不住笑我,身為醫生來加拿大務農?不錯,我是認真的.我告訴移民官,也告訴各位,農夫是我老本行.遠在1940年香港淪陷,我們全家逃難回鄉耕田.我就正正式式做了小農夫.一切的農務包括犁田,耙地,播種,插秧,割禾,打谷,割草,斬柴....樣樣都能而且做得又快又好.有人說這些農務在加拿是用不上的.請不要急,在加拿大務農我絕對能應付.中小學我是在三育讀的.三育就是靈,智,體三育,著重手腦並用,行工讀制,附設工廠,食物廠,印刷廠,發電廠,農場....等.一切運作都是由學生負責.水電等均由自己供應.學生的生產力不亞於專業熟練工人.當年學校老師帶學生參觀一間大報館.舍弟居然班門弄斧,批評師傅排版慢,方法落後.老師傅嗤之以鼻,舍弟在眾多老師傅面前表演排版技術,其速度之快令老師傅們大開眼界.十餘歲會駕駛耕田機(拖拉機)的同學很多,我是其中一個.

1984年我們一家去澳洲,住在一位中學同學的農場.她太太是白人.我們兩家人進行真槍實彈射擊比賽.結果出乎意料之外,冠亞季軍全被我家三人奪得.我十歲兒子致中駕駛巨型拖拉機一如同學兩個兒子一樣純熟.話說回來,在三育我們有很多課程其他學校是沒有的,例如木工,鐵工(使用各種車床),電工,農學,急救學(聖約翰救傷隊派醫生來主持結業考試,及格者聖約翰救傷隊發給証書.每次出入羅湖如遇刁難,出示該証書就立即得到禮遇.)等.所以我說在外國務農我是可以勝任的.更特別的是我要來加拿大種無核西瓜.這就令加拿大移民官難做了,因為我講了一大套關於如何種無核西瓜,聽來頭頭是道(方法請看內子所寫 無核西瓜)移民官卻不知是真是假..我真的不是紙上談兵,所需用的秋水仙素Colchicine也已買了.如何買到秋水仙素又是一段古.正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卻全不費工夫.當然少量的藥房就可以買到(用於治療痛風 Gout ).大量去那裡買呢?有一天致中要去吃牛排.他培正同學介紹荔枝角道天橋腳那間金鳳餐廳不錯.去到已滿座,唯有在外面等.我走過對面街見到一間工業化學原料店.就在近門口的地方放著一大桶秋水仙素.那次申請移民又再失敗.大概加拿大的農業專家告訴移民官員,加拿大的土壤,氣候等根本不太適合種西瓜.一次又一次的失敗有沒有令我氣餒而放棄呢?沒有!土壤,氣候不適合嗎?我可以用溫室來種植.溫室瓜大概食過了.我又要加插一個吃日本溫室瓜的故事了.在香港我曾同時為港九新界總共三間醫院和十三間X光院工作.我的工作時間由早上六時至次日凌晨四時.睡在床上的時間只有兩個小時.很多人可以為我作證.其中有一間位於彌敦道100號東英大廈三樓.真正出資的老板是某大鞋廠的少東(他還有輪胎,地產等生意)他對朋友真的非常好.他是為朋友而投資的.利潤全歸好友.他自稱在英國某著名大學主修數學.畢業論文是“逢賭必贏術”.我也有一套“逢賭必贏術”.曾因此和他進行牙較戰.先決定誰先介紹自己的方法.我出包,他出 剪.我輸,由我先講.我的“逢賭必贏術”分初級,中級和高級.我講完我的初級“逢賭必贏術”.他就提議談別的題目,那餐大家都點最貴而吃不飽的食物就由他結帳算數.第二次再見到他是年尾.他照例請伙計吃年夜飯.酒席非常好.飯後端出兩個日本溫室瓜.這是第一次從日本運來.切開每人吃了兩三片還剩下幾片.大家都客氣,互相推讓.侍應生循例叫人客再吃,隨即說你們不要我就拿走.只聽見內面幾個伙計在爭食.原來那酒席相當貴,而那兩個所謂日本溫室瓜比酒席還貴.其實就是今日賣加幣二,三元一個的Cantaloup (最便宜我買過一元三個).我會種無核西瓜,種那種溫室瓜就沒有經驗了.我打算來加拿大務農這是認真的.種無核西瓜也是認真的,可惜不批准.改用溫室來種植也是認真的,只是要種的不是瓜,而是菇.我除非不做,決定做就會很認真.人不是一出生就甚麼都會,不會不要緊,無論甚麼都可以學,可以研究,這樣,不會就變成會.當我改變主意種菇時,我的確還不會種菇.我暫時不提出申請.我先研究一下如何種菇.我週末去新界找農夫談天.我指著他一塊地問他,那塊地一年可以出產多少錢的農作物?他說頂多1,000元.我說我願意出1,500 元向他租那塊地.他問我租來做甚麼?我說研究種草菇.他說他以前曾種草菇.直至現在朋友都叫他草菇明.我說好極,我再出錢請你用你的方法在一半的土地上種菇,又在另一半的土地上用我的方法來種同樣的菇.種出來的菇給我拍幾張照片,你就可以拿去賣,錢歸你.過了不久,他從大埔來九龍找我.原來菇已種出來了.非常之多且大.我們都很高興.他說下星期再送些出來給我.但一場颱風就把我們的心血吹毀.我再給他錢,再買禾桿稻草培養料.但老實的農夫沒有再買任何培養料,也沒有再為我做任何工作.錢拿去買鴉片.原來他有胃痛,有人教他吸鴉片就會好.就這樣上了鴉片癮.我們的合作也就告終.正當其時,香港中文大學的張樹庭教授先以廢棉種草菇名聞天下,後又引入人工培植鳳尾菇,引起一片熱潮.有一次他在中文大學開講座,介紹種植鳳尾菇的方法.去聽的人多不勝數.兩次改換更大的地方仍然容納不下.人人都想藉此賺快錢.我和幾位同學也去聽.我們的主要目的是取些種回來.講完之後讓人發問,所有問題都是膚淺,幼稚甚至是愚蠢的問題.我每次舉手又不讓我問.後來宣佈要結束了,讓最後一次發問.為引起他的注意,我人已六呎二吋高,還站上椅上高舉雙手,但仍然不讓我而讓另一人發問.他真是問得好,全場鼓掌.他提出的問題就是我想提出的問題,也是每一位聽眾要提出的問題.他的問題是:可不可以給我們一些菇種回去試種.回答令所有人都失望.這邊有人湧前去偷,職員喝止.那邊又有人去搶.有人拿著偷來的菇經過我們身邊.我朋友把心一橫,不如做賊阿爸.那人不甘賊贓被搶,要追回去.但我們幾個人空中傳球,傳來傳去,他疲於奔命.我見爭下去大家都沒有好處.最後弄得粉碎.我叫他不要作聲,出去外面再說.結果出去外面分贓,皆大歡喜.我們立即飛車回去,培養基早已預備好,立即以無菌操作接種.兩三日已長出菌絲 Mycelium ,知道已初步成功.不久我們的菇種多了,真想出售菇種先賺一筆.後來且動員全家,將種植過程由始至終,用8mm活動電影機全部記錄下來以証明我真的會種植鳳尾菇和草菇.現在多倫多超市賣的蠔菇Oyster Mushroom和鳳尾菇是屬同一Family.價錢大概加幣 $5.99一磅.

當年所種的鳳尾菇

這裡的草菇很貴但遠比不上我所種的好.你猜這次申請成功嗎?還是失敗.1984年想改申請去澳洲.那邊知道我有很多項科研項目,非常歡迎我去.安排我未申請先Interview.又將退休年齡由65歲降為55歲以遷就我.(後來受惠的人應該感謝我.)結果澳洲又沒有去成.因為由澳洲回來跟著去某地過年,他們不知如何知道我要去澳洲和那邊合作.以中國人應與自己人合作為理由把我拉過去.我被勸服,決定過去,並在台北內湖山上國家公園別墅買了一座,以便長居,與他們合作,也方便小兒入讀該地的美國學校.終於又因派系關係把我的心血全糟蹋了.接著幾乎要轉移目的地去美國加州.因為我的幼妹羅鳳章醫生住在加州.她見我申請去加拿大三十年還不成功.她未問我就請律師替我申請去美國.一來我不想去美國.二來要等很久.於是一面排隊一面決定再給加拿大一次最後機會.這時我已滿55歲,可以退休移民來申請.我失敗多少次己記不清了.這次也不敢期望會成功.填表時真是有些不好意思.表格要填以前有否申請過,當然有啦.再問被拒理由,有些連自己為何被拒都不太清楚.後來移民局通知我們去Interview.依例小孩無需入去,但那官員叫小兒致中也入去.那官員一直和小兒閒談,根本沒有理我們倆夫婦.最後他叫我們去某一層樓拿一份表格.又是表格!我非常不喜歡填表格.拿來一看原來是體檢的表格.我們的申請原來已經批准了.我們同聲說了一句“為何那麼容易的?!”.

回想過去有甚麼感想呢?

“有志者事竟成”?對那些想移民的人,或曾被拒的人,這話可能有鼓勵作用.就送給你罷.以下的經驗談可能更為有用.

恆心,毅力,可達致成功,你同意嗎?恆心,毅力總沒有壞處的,似乎又不能保證一定成功.

“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你同意嗎?還是相信“人定勝天”呢?如果天是指神,上帝,人怎能勝天呢?人是受造之物,神又愛人,何不馴服於上帝,將一切交託上帝?

我的一生,若靠自己,斷行不出這條路來.神一直為我安排美好的道路.幸而我一直信靠祂,按照祂的旨意去行.中間遇到困難或挫折當時不明白,過後才看出又是上帝的美意.如果我一早知道上帝要使用我,要我留在香港為他的聖工服務,我就不應強行申請來加拿大,遭受那麼多的失敗和挫折,發出那麼多的怨言.所以我時常教導小兒,要依靠耶和華(上帝),將一切交託上帝,順從祂的引導.聖經羅馬書 8:28說:“ 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 叫愛上帝的人得益處. 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這是千真萬確的.

http://www.sdaglobal.org    http://www.hitechemal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