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蜀國的文明
[Home 主頁] [Up 回上頁] [美化家居] [金融海嘯] [歡呼京奧] [怀念天衛同學] [立體攝影 Stereo Photography] [獻給一個新時代的歌] [舊事一則- 偽稱獲諾貝爾獎] [新年隨想曲] [由母校之廣播電台談起] [筆紙墨硯茶詩] [詩贈紐約各學長] [神探] [親切] [鄧超文詩] [69歲生日有感] [憶秦娥,遊布拉格] [移民艱辛路] [無核西瓜] [葉承彬同學近作] [南遊萍蹤] [美化家居] [SARS / 非典型肺炎] [七字文] [數學與我] [完全數,質數,莫仙尼數] [阿基米德難題] [高級猜數術] [九霄驚魂] [語言天才] [也談掛綠荔枝] [新年論福] [她行過死蔭的幽谷] [掏 心 的 愛] [Great love 最偉大的愛] [大難臨頭如何是好?] [生化武器-炭疽] [神的恩典乃是一生之久] [如今我等甚麼呢?]] [挑战] [古蜀國的文明] [楓葉之國賞楓葉] [羅緝熙醫生傳略]

沈皆平

噫吁戏,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这是大诗人李白《蜀道难》一开头的诗句。小时候就熟读的唐诗,只晓得唸起来很优雅顺畅,容易上口,但是却是不求甚解,很多意思当时不明白,以后才逐渐理解,但是有些仍然不甚了了。这个“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就是属于不甚了了的一类。

20098月,为了避开广州的酷暑,去四川省德阳市亲戚家小住了三周。李白的蜀道难在现代化的今天,上青天买张飞机票就可以做到。我们这次入蜀和前三次一样,是从天而降,飞机降落成都,再坐小车到德阳。就算不坐飞机入川,还可以乘火车、长途大巴、豪华游轮入川,不但可以坐着,也可以躺着甚至睡着入川,《蜀道难》所讲的要艰难攀越高山、经过充满危险的小道入蜀,早已成为历史。由于德阳的确比较广州天气凉快,所以也有精神到附近的地方走走。

首先去的地方是成都温江区鱼凫国都温泉大酒店,离成都只有十多分钟车程,距双流机场仅20公里。这个温泉大酒店设施及服务是五星级的,相当豪华,有各种温泉泡浴,还有一个比较大的温泉游泳池,而且24小时开放给游客使用。我尽情在游泳池游了两次,感觉很舒服。

在酒店房间提供的介绍中,有关于鱼凫的记载,择录如下:

“鱼凫古城,有4000多年历史,是温江区唯一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96年被评为全国十大考古发现之一。鱼凫古城遗址在温江区万春镇报恩村。发掘证实,该城年代早于广汉三星堆遗址,属于新石器时代。鱼凫是一种捕鱼的水鸟,又称鱼老鴰。是古蜀国鱼凫部落崇拜的图腾,距今大约4000年。

原来生活于岷江上游的鱼凫氏族进入成都平原,其氏族首领鱼凫继蚕丛、柏灌之后而为蜀王,史称鱼凫王。城北25里大墓山,相传为 王陵,单冢墓,土冢,长85米,宽62米,墓高5米,占地3000多平方米。

柏灌氏崇尚鸟,以鸟为氏族图腾,鱼凫氏则崇尚鱼,在饰物中出现了鱼的文饰。”

酒店的介绍还说,根据温江县志记载,以前离县城半里有一个温水潭,相传此泉常温。到1996年开始开凿,至19995月成功开发出金泉一井,深1818米,井口温度46度,可开发利用年限100年以上,被誉为“成都平原第一泉”云。这个是第一泉还是第几泉,我不是四川人,仅来此一游,无需加以考究,但是中国旅游点为了商业炒作,什么“第一山”、“第一滩”、“第一XX….”等等,只有第一,没有第二,大家已经见怪不怪,不会去计较。回到德阳,我去一间大工厂的职工游泳池游泳一次,这里有三个标准游泳池,池水清澈,炎炎夏日,气温32℃以上,但池水才2728℃左右,身体差一点的人会感觉到冷到受不了,而据说水源是从地下抽上来的,每星期换一次。说明成都平原地下水资源丰富是事实。,

去过鱼凫国都温泉,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李白诗句中的鱼凫、蚕丛是指古蜀国的两个王国。但是诗人后面的一句“尔来四万八千岁,始与秦塞通人烟”,却又过分夸大了古蜀国的存在时间,现代考古发现这两个王国的存在也不过是约4000年前的事。

在广州时,早就从报纸看过三星堆考古发现的报道,这次到了德阳,亲戚又特地驱车带我们一家去参观三星堆展出发掘出来的文物。三星堆在德阳市广汉县,离德阳市区二十六公里。三星堆遗址是国家级的保护文物,博物馆分两个展馆。第一馆屋顶铺上草皮,像个小山,进入展馆门口如进入山洞,里面灯光幽暗,只突出被灯光照射的展品。讲解员发给我们每人一个耳机,他用话筒解说即使声音不大,离得较远,听众也听得很清晰。三星堆的出土文物并不是在展馆所在地挖出的,而是在附近的三星村于上个世纪20年代一位居民挖出第一批玉器文物,经鉴定后就大规模开挖,最大的一堆文物是好像被破坏打碎了,堆放在一起,经过仔细分类并合复原才成为现在的展品。第一馆是从石器开始,可以看出那些石头是经过人为加工具有砍、割等等的功能。陶器都是从碎片拼合复原而成,许多是盛酒的器具,也有碗、盘等用具,表示当时农业已经相当发达,才能酿造出酒来。玉器就更加多,玉壁、玉瑗、玉琮、玉环、玉璋以及各种饰物,许多还镂出精致的花纹。也展出一串玉环像挂在颈上的项链,讲解员说从这件玉器也可以看出爱美之心,古人也有。有一串美丽的小海贝壳,根据鉴定,这种贝类是东南亚或者非洲的物种,怎样来到古代的成都平原,确实不可思议。展品中唯一没有用玻璃保护起来的一件物品,是两块棕黑色的大石,每块至少一吨重。其中一块有被器物切割的痕迹,深有十多厘米。据说是在河床搬运来的,有一处地方敲碎处,露出小片玉石的质地。估计是当时在河床发现,就地加工,由于切割不出好玉,就放弃了。但是留给我们后人联想的是,当年还没有到铁器时代,古人是用什么工具切割及加工打磨光滑玉器的。出土的还有虎牙和象牙。青铜器是三星堆出土文物中最能代表当时工艺及工业、文化发展水平的。品种多样,有各种用具和饰物,还有一个很大而有盖的器物,具有手柄,但是脚已经损坏,看不出是否像鼎,表面镂刻有花纹。青铜器最具特色的是面具,大大小小有许多种,有人面及兽面,人面型基本都一样。很突出面上半部,特别是浓眉大眼,口只是闭着薄薄口唇的一线,比眼眉还要小,而鼻梁则高而直。这些面具轮廓分明,线条优美,表面光滑。有一个很大的青铜面具直径一百三十多厘米,显然这些面具不是给人戴在面部的,可能是当作神像摆设祭供的。有一个被称作祭司的直立青铜人像,瘦而高,高达两米六,面貌和那些面具一样,赤脚,衣服有花纹,分三层。也有两个贴金的青铜面具,同时也展出金饰和金杖,表示当时不但能够冶炼青铜,也能够冶炼金了。最大型的青铜展品是一株青铜树,高达3.96米,伸出的树枝顶端都呈鸟头状。另一个是一棵树状物,枝上挂的是一串串圆形、方孔的,像铜钱片的东西,讲解员说这是“摇钱树”,在中原其他地方也出土过类似的摇钱树。我看了后有两个疑问,一是否和当时中原文化有什么联系吗?还有,既然有所谓的“摇钱树”,难道当时铸造的铜钱已经成为货币流通了吗?

三星堆展出的青铜器最使我感兴趣的是他们对人的眼睛好像特别重视,有几件青铜器就光是人眼的模型(指外观),有一只眼分开上下二部分铸造。有一个头像一对眼睛特别夸张,呈圆柱状突出十多厘米长。这种夸张只可能存在虚拟的神而不能存在现实的人身上,因为眼球如果没有眼睑的覆盖保护以及不停的泪液分泌保护,眼角膜会很快干燥损害导致失明。我不由得想像也许三星堆人以突眼为美,或者他们的首领或贵族好多是突眼的,是他们崇拜的对象。更使我联想到他们也许是具有突眼基因的部族,或者饮食中缺乏碘的地方病人群。

第二展馆是大件的青铜器,从入口后展品在旁边环形摆设,参观者沿着螺旋状斜面往上走,到顶端是出口,第二馆的顶部就是出土文物的雕塑图案,很远就能够看到。

据考古鉴定,三星堆出土文物在距今三千年到五千年间,最晚的年代约在我国殷商的早期。从出土器物种类及工艺水平看,这里的部落或国家曾经是神巫统治的、有相当工农业水平的人类文明社会。但是尚未发展到有文字。所以各种陶器、玉器、青铜器、金器都没有刻上任何文字或国家、氏族的标志,不似在殷墟发掘出土的青铜器有铭文,骨头有甲骨文。故此这段在中国史书上及当地居民口头的传述上,都没有任何记录。由于文物出土,才使这段被湮没的古蜀地人类文明重见天日。

如果三星堆文明和黄河流域的中原文明是各自独立发展而没有联系的话,则说明除了黄河流域是华夏民族文明的发源地之外,地处长江流域上游的成都平原,也是一个华夏民族文明的发源地。

为什么一个相当文明繁荣的人类社会群体,会消失得如此无影无踪?可以引起人类群体灭绝的原因不外乎:天灾、瘟疫和战争。而大的天灾及瘟疫可以使得大量人死亡,但总可能会有一部分人逃过一劫,留存下来。只有战争,这个人类自相残杀的怪物,才可能会使到人类群体的彻底灭绝。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战争史。战争的目的是为了财富,不是掠夺财富就是保卫财富。从三星堆被发现最大一堆器物是被打碎了堆放在一起的情况,可以假设在三星堆一带生存的古蜀人,也许就是一次被外来入侵者屠杀灭绝之后,入侵者把带不走的东西打碎遗弃,年代久远了,就被土层深埋地下。历史上记载春秋战国时秦惠王派兵灭了蜀王国。三国时魏国也派兵灭了曾经三国鼎立的蜀汉。而三百多年前的明朝末年,张献忠的军队入川,把杀人当做享乐,简直就是杀人机器。四川在明朝初年统计人口有三百万,经过张献忠屠杀后清初统计人口仅剩八万。张献忠离开成都时成都只剩下十户人家。当然,三星堆文明的消失和上面的三次战乱无关,因为在秦惠王之前三星堆的文明已经不存在了。但是既然文明的历史没有记载,入侵屠杀的历史也一样不会记载。被湮没了近三千年的三星堆古蜀文明,永远会带给人们无限的想象。 

2009-9-4

http://www.sdaglobal.org    http://www.hitechemal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