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另一恩師梁仲謀教授
[Home 主頁] [Up 回上頁] [回響] [中珠海紀游] [神舟六號升空] [我們必定可以再團聚] [敬愛的老師鄺公道教授] [梁炎武沒有被遺忘] [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 [春秋五十五] [憶擎友林惠珍與譚慈匡] [最大的幸福是什麼?] [無影燈下的妙手仁心] [天倫樂聚展長才] [黎志道2006来稿] [移民來加廿七年] [我的另一恩師梁仲謀教授]

羅緝熙醫生 Dr. C. H. Laws

我,羅緝熙,中山醫科大學56屆甲班校友.我庸碌的一生,對國家,對社會,對人類,對科學,對醫學,對母校對.....  可說是毫無貢獻,但總算付出過一番努力才活出極富傳奇的一生.我所受的教育非常簡單只有三部份:

一)  小學和中學就讀於三育中/小學.這是一間基督復臨安息日會開辦的學校.三育是靈育,智育和體育並重.校內設有農場,養雞場,工廠,食物廠,發電廠,印刷廠,自來水廠....等全由學生管理和運作.我曾在校園部和圖書館任職兼任數學老師助教.學校的目的是讓學生可以半工半讀,手腦並用.我在那裡認識了真神──上帝和培養了對科學的熱愛.我天真地想找出宇宙間的總定律 ── 萬律之律.我的英文姓與別不同是 LAWS.我想人家稱我發現的宇宙萬律之律為羅氏定律. LAW OF LAWS 不就是LAWS ’  LAW  嗎? 原來這萬律之律早已記載在聖經裡. 

太初有道,道與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這道太初與上帝同在.萬物是藉著祂造的.聖經約翰福音1 : 1 - 3

道者路也,方法也.上帝創造和管理宇宙之方法也.這方法就是萬律之律!   

) 大學就讀於中山醫科大學.1950年離開香港三育中學,帶著做泥工,多次幾乎因工傷致命掙回來的二十五元美金回廣州讀大學.這筆錢在深圳/羅湖邊界全被扒手偷去.半夜潛入遍地猪牛糞的火車卡才上到廣州.一年之後我就這樣一貧如洗地進入中山醫科大學.讀完醫本科考完畢業試回港探親卻意外地流落香港.因未實習(後來學放射診斷學前補上了),沒有畢業証書.即使有証書也不被承認.幾乎走上絕路或被迫改行.事實上我曾多年靠做補習老師或代課老師維生.

三)我雖然經歷過很多風風雨雨,重重波折,最終還是成為一位放射診斷學家Diagnostic Radiologist.這就要特別感謝恩師陳連佑醫生Dr. Alan Chen  的破例收我為徒和悉心栽培.

除了恩師陳連佑醫生外我絕不能不提中山醫科大學的一大群恩師.沒有他們為我打好基礎.陳老師是絕對不會收我為徒的,更不會有任何作為.以下只提其中幾位.

1 )  葉述武教授    一年級從中山大學數學系借來的教授.據說他是南中國數學四大天皇之一.我只上過他一堂課留下極佳的深刻印象.由第二堂起改在星期六(我們的安息聖日)我就一直缺課.考完大考他親自來找我和另一位潮洲同學,邀請我們轉學數學系.我沒有接受他的好意.他看了我的兩篇論文: i  )  由完數論到素數. ii )  高級猜數術.他讚不絕口.給我很多鼓勵.日後能靠教數,理,化維生,有密切關係.

2 )  教我們政治經濟學的教授己忘其名    政治經濟學我學得很不錯.由於我不按位坐而考試不合格.又因得罪了一位助教或是講師.補考多次仍不及格.一怒之下竟在試卷上寫  “實踐,實踐,再實踐;補考,補考,再補考罷!那教授不但沒有責罰我.查明真相後改給我應得的5 分,且逃過被開除或自動退學之卮運. 

3 )  葉錫榮教授    畢業試的婦產科口試我幸運地抽中我熟識的問題.主考教授突然中止我的回答,改問我另一題目.該題只要答  Yes    No .  題目看似非常簡單容易.但絕不容答錯.如答錯就不合格,不能畢業,要重讀一年.心理壓力非常大.他要我在十秒內作答.過時當答錯.到第 8 秒我突然改了我的答案.我以為是一陷阱,想避開,誰知就跌入這陷阱.我要辯駁但主考不許我發言.終於葉教授為我解圍.他說:就給他一個機會罷!說得對我們會虛心接受;說得不對,大家再重重的教訓他罷!我一面聽葉教授之言,一面就想辦法反駁.結果出乎意料.我引用他自己所寫的講義駁得他啞口無言.最終他給了我 5 分,不必重讀.

4 )  陳安良教授  -  我從他那裡學得科學的思維方法並傳授給我的學生.我的法醫學知識曾協助香港九龍一間警署的探長輕易地破了一宗罪案令他佩服得五體投地,禮聘我為他的私人法醫科學鑑証顧問.

5 )  陳耀真和毛文書教授    陳教授採用了由我挑選推介的病人做了他第一宗角膜移植手術.毛教授選了我做眼科可惜我去了香港改學放射診斷學.

6 )  陳國楨教授和柯麟院長    他們平易近人.有一次他們要乘坐柯院長的車外出.我和另三位同學開他們玩笑.把那小巧的  Fiat  小房車從車庫推出.四人合力把車橫向抬入車庫.他們無法把車開出.正在此時我們出現,合力替他們把車抬出.兩位十分感謝我們.此後每次遇見他們都親切地和我打招呼.我深受感動,向他們招認那次是我們的惡作劇.他們不但沒有責備反而大家仰天大笑,輕撫我的頭以示寬恕.陳教授幾乎讓我每次在病例討論中作最後總結發言.又在附屬一院給我這個見習醫生兩個特別病人讓我每日晚飯後去照顧他們.陳教授親自給我指導,獲益良多.

我不想多花時間再講述個別的 小事.我一生中除了做放射診斷學的臨床工作外,也花了不少時間和心血在多項科研上,其中當年較有創意的有:1) 在英國有一套書被視為X-光醫生的聖經,簡稱  British Authors.恩師陳連佑醫生本想花終生時間搜集資料在退休之後編著一本類似的書,我為他也做了很多工夫但陳老師退休後一切資料不能帶出所以無法出書. 2)  有關 病理步態我曾建議幾位醫生寫一本這類的書,但無人肯寫.我雖然想由我來寫但我沒有足夠這方面的病例和資料. 3) 在我的專業領域中花了一生的時間和精神研究和提倡兩件事. i )  一切影像立體化(3 – DIMENSIONIZATION OF ALL KINDS OF IMAGES  ii )  成像非菲林化  (Non-filmatic Imaging )  一切物體都是立體的,具有三維,即使是一張薄紙,除了長,闊,亦有厚度.一幅名畫,甚至一張照片,即使是與實物非常相似,但卻是平面的,只有二維.有時可以用光暗,大小比較,近物將遠物遮蓋等來做成立體的感覺,但都不是真正的立體.

我是放射科醫師,我們所照的X光照片也是平面的.記得當年(1954 年)我在中山醫科大學上謝志光教授的放射診斷學,他第一堂課就強調這點.他說人體是立體的.X光照片是平面的.例如一位病人有了骨折,只照一張X光照片是不足夠的.例如只照一張前後位,左右移位或上下移位還可以看到,前後移位就不一定看得到,必須多照一張互相垂直的側位才能看得到前後移位.(側位照片卻又只能看到前後移位和上下移位,看不到左右移位).記得當時我馬上舉手並起立向謝教授發問:請問有沒有立體X光照片?立體X光照片是否可以同時看到左右,前後和上下移位?謝教授說:有立體X光照片,立體X光照片是可以同時看到左右,前後和上下移位.我遲些會講這問題.原來拍攝立體X光照片非常簡單.只要將焦點向左,右移約125吋各拍一張照片,一張供左眼看,另一張供右眼看,合起來就能看到立體X光影像.於是我又再向謝教授發問:只照一張片能否看到立體X光影像?謝教授似乎不太高興地答道:” That’s impossible ! ” 我說:“ I’ll try to make it possible ! ”   於是從該日起我便開始研究立體X光攝影術特別是要研究單一照片的立體X光攝影術Mono-film Stereo Radiography.很快我就拍攝出第一張 單菲林立體X光照片.我可以說我是使用立體X光攝影術最多的X光醫生.我後來並且提倡所有X光照片都要立體的,我稱之為立體化(3 – DIMENSIONIZATION ).當我成功地拍出單菲林立體X光照片之後每次便省回了一張菲林軟片.我想我還可以再多省一張菲林嗎?相信這次 “That’s impossible ! ”  一定沒有錯了罷.世界上很多 “ Impossible ”  的事後來都變成   “ Possible ”.於是我便開始先研究無菲林成像術Non-filmatic imaging (即今日之Digital imaging).若能成功,無菲林立體X光攝影術就不成問題了.X光攝影術只不過是攝影術的一種.因此我便從立體一般攝影和無菲林一般攝影開始.我自從畢業離開中山醫之後便回到香港,在一間醫院跟陳連佑醫生學習放射診斷學,並曾在三育中學任兼職教師,那是50年代.因此更有利於上述研究.記得有一堂物理學是講Wave波.我便向學生講解波的性質,種類......等,特別強調與數學之關係.日後無論是音是影像都可以用數量來計算,記錄和複製.我還預言Disc 不但可以記錄和播放聲音(音樂等)也可以記錄和播放影像(包括硬照,X光照片及活動映像等).今日之 CD, VCD, DVD 等不就是嗎?                                                              

要研究影像立體化或成像非菲林化都要有物理學的基礎和生理學的基礎.我承認我這些研究都是謝志光教授和梁仲謀教授所啟發的.生理學的基礎也是梁教授親自教導的.只可惜當年被澳洲專家認為領先十多年的研究不幸被埋沒了和趕過了.

要研究立體攝影必須先明白一些有關視生理的問題.在生理學裡我們知道要看見立體景象一定要同時使用兩隻眼睛.所有有眼睛的生物都具有兩隻眼睛(或複眼),獨眼龍是不存在的,為的就是要看立體的景象.由此我們更加深信萬物是由神(上帝)所創造.在生理學裡有所謂單眼視(平面)和雙眼視(立體)之別.同一景象兩眼所看見的,有些少不同,因角度有些差別,這叫視差

我是於1987年由香港移民來加拿大的.臨走香港無線電視播出一項節目,內容介紹在美國有三位教授花了三十年時間研究立體影像,最近取得突破性成功云.他們強調他們的立體影像閉上一隻眼睛也能看得到.我絕不相信,立即去信與他們連繫.他們將所有資料寄給我.不出所料,只是幼稚的錯誤而已.造成這笑話只因這三位教授無一懂得生理學.幸而梁教授給我正確的觀念我才不會犯相同的錯誤.我所研究出來的立體影像和其他學者所研究出來的立體影像,只用一隻眼睛是絕對看不到的.不過,有一次一位美國加州盲了一隻眼的婦產科醫生要來看我的立體影像是否真的.看完之後他說絕對是真的.我問他真的能看見立體影像嗎?他說他雖然因為只有一隻眼,看不到立體影像,但兩張相片的確有 視差.用兩眼來看必定能看到真正的立體影像.他是一位醫生,他一定學過生理學.

梁仲謀教授留學德國,成績優異,為當代某權威生理學家之愛徒,均對蘇俄巴普洛夫之 條件反射 理論提出諸多質疑和反駁,因此受到批評和鬥爭.由於不滿沒有學術自由,從此不願發表學術文章.其實他對多方面都有創新的研究和發現.相信大部份甚至全部論文都沒有發表而被埋沒了,非常可惜!有一天他和我做了一個實驗.首先他用一般的方法來計算我血小板的數目,然後他再用他自創的方法來計算,結果兩者差異很大.他認為當時公認之正常血小板數值遠較真正的數值為低.梁仲謀教授不但教給我很多的知識和學問,而且教導我對研究學問的方法和態度.他時常提醒我要客觀;不要人云亦云.要敢於創新;切勿默守成規,當我聽見 That’s impossible ! ” 時,如我不同意我起碼會說:“ I’ll try to make it possible ! ”   對真理要擇善固執;切勿向錯誤的理論低頭.我多次幾乎被評為不及格,甘冒留班之險也要依我的良知回答問題,不肯隨波逐流.幸而老師們對我都沒有成見,得到公平的對待.

原來視生理是梁仲謀教授的強項.有人說世界上如果有一間大學設立一學系專門研究視覺 只請梁教授一人任教.他不但勝任而且相信他會認為時間不足夠,建議由四年制改為六年制.又或者另找一間只研究視網膜的學系來任教,並建議增加授課時間.可見他的博學多才.

梁教授有一句話使我非常欣賞和敬佩.當他被迫要講他不願意講的話題時,他說:某某人的學說如此說......”  正如聖經教導我們要  “ 純良如鴿;靈巧如蛇.

梁仲謀教授為梅縣客家人.他的國語是客家國語.很多同學聽不懂,難以領略梁教授的精彩講課.我最能領略,也最欣賞他的講課,因為我也是客家人,完全聽得懂他的 客家國語 .我認為他的講課極其精彩,字字珠璣,若把每一字,每一句都記錄下來,就是一本很出色的書,無需修改潤飾.

http://www.sdaglobal.org    http://www.hitechemal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