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炎武沒有被遺忘
[Home 主頁] [Up 回上頁] [回響] [中珠海紀游] [神舟六號升空] [我們必定可以再團聚] [敬愛的老師鄺公道教授] [梁炎武沒有被遺忘] [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 [春秋五十五] [憶擎友林惠珍與譚慈匡] [最大的幸福是什麼?] [無影燈下的妙手仁心] [天倫樂聚展長才] [黎志道2006来稿] [移民來加廿七年] [我的另一恩師梁仲謀教授]

羅緝熙醫生 Dr. C. H. Laws

2005113日我屆同學在廣州母校團聚.全體拍照留念之後往酒樓晚宴,途經校史館,同學都進去參觀.其中有關敬愛的梁仲謀教授部份同學特別有興趣.其中提及他的兒子梁光武,同學立即提出疑問是否梁炎武之誤?

梁仲謀教授留學德國,成績優異,為當代某權威生理學家之愛徒,均對蘇俄巴普洛夫之“條件反射”提出諸多質疑和反駁,因此受到批評和鬥爭.由於不滿沒有學術自由,從此不願發表學術文章.其實他對多方面都有創新的研究和發現.相信大部份甚至全部論文都沒有發表而被埋沒了,非常可惜!記得有一次參加生理學大考口試,某女助教素來對我有偏見.這次她立心要令我不及格.指定題我回答得很好,但她中斷了我的回答,改問我另一較難的特別設計題目來難我.題目是“一條肌肉被刀切斷有何生理變化?”我不慌不忙,非常有條理地,由淺入深地回答了她這問題.梁教授坐在旁邊聽得非常高興,問那提出此問題的人聽得明白嗎?若不明白就要多多請教這位同學,令她滿面通紅.梁教授把我留下,把心中的苦惱向我傾訴.他說如果我願意跟他,他的一切學問都要傳授給我.多年的研究,發現和論文都要留給我,由我去發表,一定要我成為一位傑出的生理學家云.可惜我沒有機會跟他.不過我50年代就開始研究(1)影像立體化3-dimentionization of the images,特別是放射診斷學的影像全立體化和(2)攝像包括photographyradiography非菲林化Non-filmation of photography & radiography.換言之即今日之數碼影像是也.我承認或多或少是由梁仲謀教授所啟發的.當年澳洲的專家給我的評價是我領先世界十年以上,但不幸這一切研究也給埋沒了.那天他和我做了一個實驗.首先他用一般的方法來計算我血小板的數目,然後他再用他自創的方法來計算,結果兩者差異很大.他認為當時公認之正常血小板數值遠較真正的數值為低.

梁仲謀教授為梅縣客家人.他的國語是“客家國語”.很多同學聽不懂.彭淑熙同學最會模仿他.有一天彭淑熙兩手放背後拿著書本,微彎著腰走進課室,同學立時安靜下來.他走上講台開始授課:“今天我們講血液的生理.血液裡面有紅血球,白血球和血小板......”同學發現是假冒的便哈哈大笑.

很多同學聽不懂“客家國語”難以領略梁教授的精彩講課.我最能領略,也最欣賞他的講課,因為我也是客家人,完全聽得懂他的“客家國語”.我認為他的講課極其精彩,字字珠璣,若把每一字,每一句都記錄下來,就是一本很出色的書,無需修改潤飾.

梁炎武同學在中山醫與我們同屆,只讀了大半年便轉去北京大學物理系,與有名的天體物理學家方勵之同期.畢業後留在北大任助教.後因“思想問題”甚至被指“反革命”而坐了廿年監.他曾被抄家,妻女被趕離家,露宿街頭.長女餓死,次女送人收養才得保命.妻子受刺激而中風.經廿年後終獲平反,但青春已逝,事業已毀,健康受損,妻子中風,長女餓死,次女丈夫又遭車禍喪生,次女失業,妻子再因壓力鍋爆炸受重傷.....禍不單行.負債纍纍.雖然如此,他從沒求助於人,默然承受一切困苦.同學很少人知道他的遭遇,但對他卻印象深刻.一致公認他曾是一位非常難得的傑出青年.一位身材高大而健康,容貌俊美,傑出的藍球和其他項目的運動員.學業成績優異,有科學頭腦,絕頂聰明,智商極高,性格更是人人讚好.一生中所遇見最完美的青年就是他,就如聖經中的但以理Daniel.他入讀全國最好大學之一,受到良好栽培.本來前程似錦,對國家,社會,全人類必有極大貢獻,竟然落得如此下場,實在可惜.此乃國家,社會和人類的大損失.

講完他的故事我也出了一身冷汗.有一天在解剖室上課.休息時候上天台想呼吸一口新鮮空氣,遇見梁炎武.談了一會知道彼此志同道合,不想讀醫卻對數理有極大興趣.于是想一齊離開醫學院去北京轉讀數理.但我因家貧而不敢去.梁炎武說他的父母離婚,都疼愛他,爭相給很多錢給他使用.他說願意把一半分給我使用.我又因寒衣也沒有一件不敢去.他說我們身材差不多,衣服可以共穿.他積極進行,也為我一同辦理,很快手續辦好.我們相約次日火車站會合一齊北上.那晚我輾轉難眠,思考應否轉學.最後一刻決定留下來繼續學醫,不跟他去北京學數理.因我明白我家貧,本無機會讀大學.後帶著25元美金從香港來廣州讀大學,於中港邊界錢全給人偷了.在絕望之時向上帝祈求,竟蒙上帝帶領,一年之後進入人人企望的醫學院,現竟想放棄,而且轉學數理是想為中國研製第一顆核彈,難道上帝會喜悅嗎?絕對不會!於是下定決心,留下繼續學醫.日後為我們教會兩間醫院和天主教另一間醫院各服務了廿多年,而且前兩間醫院還是義務分文不受的.此外還獨力為教會栽培了廿多名留學生,其中包括多名專科醫生,專家和教授等.次日我如約去火車站,只是沒有帶行李.梁炎武覺得奇怪.當他知道我臨陣退縮很不高興.最後各自懷著沉重的心情互相握別.從此分道揚鑣,相約日後互相保持聯繫,但有一天接他來信,說要暫停與我聯繫.我以為他參加研製核彈,要保持機密,卻原來是因有政治上的麻煩.從此與他斷絕音訊但卻互相思念.若干年後終於再與他取得聯繫,知道他可悲的遭遇,為他痛哭了幾天.1994年送小兒致中入讀清華大學,到北京立即去找梁炎武,相見如隔世.我問他當年我臨陣退縮,有沒有恨我?他說的確曾經恨我.我問他現在還恨我嗎?他說幸而我沒有跟他一齊去,否則我必定比他更慘,甚至早已死亡,原因就是我的性格 堅持真理,寧死不屈.他更會因我的悲慘遭遇而自責.

明年初我將會去北京探望小兒致中,但更重要的我希望再去探望梁炎武同學.我希望這次能看見和聽見一些有關他和他家人的好事和好消息,不再是他和他妻子去吃了一頓“家鄉雞”的故事 他第一次帶妻子上館子.還沒把雞肉放進口裡,梁炎武對妻子說:“苦妻呀苦妻,我真對你不住.你和我結婚幾十年,連累你受苦幾十年.這幾十年我沒有帶你上過一次館子.這次還是.......”倆口子已放聲大哭,泣不成聲.寫到這裡我的眼淚已如泉湧.

清華有一句話說:“就算只讀過一日清華,也是清華人.”

中山醫也可以說:“即使只讀過一日中山醫,也是中山醫同學.”

梁炎武是中山醫56屆的優秀傑出同學.
 

http://www.sdaglobal.org    http://www.hitechemal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