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擎友林惠珍與譚慈匡
[Home 主頁] [Up 回上頁] [回響] [中珠海紀游] [神舟六號升空] [我們必定可以再團聚] [敬愛的老師鄺公道教授] [梁炎武沒有被遺忘] [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 [春秋五十五] [憶擎友林惠珍與譚慈匡] [最大的幸福是什麼?] [無影燈下的妙手仁心] [天倫樂聚展長才] [黎志道2006来稿] [移民來加廿七年] [我的另一恩師梁仲謀教授]

憶擎友林惠珍與譚慈匡夫妇

激流一代報導各人在激流中奋鬥的事蹟 , 尚欠对逝去擎友同窗的懷念 , 以至他们在世日子中奋鬥的史实 , 藉此文抛砖引玉 , 作為纪念 

林惠珍出身有名的金铺世家 , 当年在香港中環的金鋪兼营类似今日艮行的業务, 她自香港著名贵族学校聖保罗男女校中学畢業後 , 放棄出洋留学机會 , 抱着建设國家, 改善民生的願望 , 不顧家庭反对 , 回到嶺南医学院读医 , 次年院系合併成為中山医学院 , 在学期间的印象是; 健康, 丰满 , 樂覌 , 拖着两条長辩 , 然而未有过交谈或奌头 ,  

谭慈匡出身医学世家 , 父亲在光華医學院畢業後行医 , 可惜在日本侵華时去世 , 助産士母親撫育五兒女 , 俱受高等教育, .. 慈医亦在同一香港名校聖保罗男女校畢業後回嶺南医學院 , 為人聪明勤力 , 已是知名的才子也 , 戴深度近視眼鏡 , 绰号盲公保該是红粉慕材 , 在校己與惠珍成双成对.   

1950-1955 中山医学院

慈匡以优異成绩在畢業後留医学院任医生師資 , 被视為当年一院內科才子” , 為人隨和 , 医護上下均樂於共事 , 上级委以医療, 教学與科研之重任 , 低年医生勤於问教

惠珍畢業後亦被迭為寄生虫系研究生 , 師從一级教授陈心陶多年,  

1955-1962 小扙受, 大杖走

五十年代未的三年困难时期 , 他俩像全國人民一樣, 克服糧食與物質困难, 以高度熱情工作 , 婚後大女兒戴安出生 , 惠珍得到肝炎 , 身体衰弱, 仃薪留职帶女兒回香港养病 , 然而在六十年代初期有一个短时期的調整, 盲目的左倾风愈吹愈烈 , 慈匡雖工作出色, 仍免不了被鬥至入九層地獄 , 乃遵孔子囑颜回之訓小杖受 , 大杖走由惠珍家人安排慈匡坐貸艇抵達香港 ,  

1963-1968 獲加拿大及美國的行医執照

惠珍家族的支持 , 妻子的鼓勵 , 慈匡在第一次应試就考取了ECFMG 美加实習医生资格試 , 夫妇攜眷远渡重洋到加拿大聖约翰省考 LMCC 英联邦医生執業証書 , 惠珍经剖腹産再生下两女兒美姬   與端安, 勤儉持家 ,… 正準備回港 , 又途逢香港社会騷动 , 股市楼市大跌 , 人心惶惶 , 乃转至美國米西根州接受妇産科专科的训练, 同时又考取美國医生行医執照 , 所有成就都因有惠珍在内支持而得以专心從事 

六十年代後期,

黄广達设兒科诊所

当年在香港考过实習医生资格試 , 来美國重当实習医生的一群 , 都是单人匹馬 , 赤了手空拳来闖 , 没有資訊 , 也没有联络 , 每一个先行者亦各走不同的路 ,

我刚由佛罗理達州完成一年实習搬来纽约, 在纽约大学医学院当住院医生 

 黃广達是考執照開业最早的一位 , 雖同届但过去没有交往 , 还得仗馬昌雄介绍 “ ,  我辈兒女们皆赖广達兄照料, 打预防針

相濡以沫

此时刘澄遠捨棄香港高薪高职来加拿大考行医執照 , 亦因香港局势混乱而转来纽约循道會医院進修麻醉, 曾到我家共膳 , 以纸皮箱為坐 , 邝锡銘在急诊室 Moonlighting 难得一見 , 陈文端在夏威夷实習後到维珍尼亜州当駐院医生 , 在考執照的試场上, 喜極 ,  

慈匡設妇産科诊所

当时我们住院医生年薪只有六仟 , 收入在赤貧綫以下 , 算起来日薪只有二十元 , 慈匡準備開业前 , 在纽约医院受日薪亦只九十元 , 大家生活都很節儉 , 記得我到他们家用晚饭, 蹲在地上用电饭煲炸自制的蝦多士 , 却欢天喜地 , 以幸能再闖出出路而庆幸 不久在華埠開设妇産科诊所,為面向中國侨胞的第一批专科医生, 医術医德之口碑甚好 , 又曾在華埠基督教會義诊 , 貧者亦减免而称著 ,惠珍除主持家务 , 教養三女兒外 , 亦到诊所帮忙 , 在群众中有顺口溜搵到谭慈匡 , 要仔有仔, 要女有女 “  

七十年代

五六届 , 華埠名医多

七十年代又有刘澄遠 , 錢寅初 , 廖康 , 陈文端 , 黎志道, 欧陽卓彬 , 邝錫鉻,  馬昌雄, 刘珮玉 , 先後考了行医執照並在華埠或纽约市各区懸壺问世, 以专科医生的水平服务侨社, 有口皆碑.  我與馬昌雄在医院負责麻醉科 

惠珍任理療康復科主任

在家务, 教育女兒, 医学三方面 , 慧珍都没有忽略, 她完成理療专科訓练 , 考了行医執照 , 受聘於一市立医院担任理療與康復科主任 , 我女兒组芬曾在慧珍的科室当義工, 見証到林阿姨如何受人专敬及爱戴 , 组芬受影响而日後從事物物理治療专業 , 实有谢於惠珍所教 

千金

我两女兒與慈匡惠珍三千金年龄相若 , 市近郊区長大 , 兴趣品味相同 , 父母寵爱得似JAP ( Jewish American Princes ) …因此常约同旅遊 , 曾一同去巴哈馬群岛 , 一同租遊艇去深海吊鱼 , 结果五千金都在遊艇上睡熟在一起 , 又去美國南端的 Key West 的海滩, 一同抛石仔, 喂海鸥, 去新澤西州的Wild Wood 海滩赤足漫步 , 倾女孩子的私房话 ‘  …五个女孩子打成一片 , 有見於我们一辈青少年期间在战争動乱间長大 , 物質缺乏 , 因此極力使女兒们供应充足 , 盡量满足 , 戏称她们為典型  CAP ( Chinese American Princes )  然而在学业上亦教之深, 望之切 , 他们三个女兒均有矯人的成就;

長女戴安 , 承父专业為妇産科医生

次女美姬 , 執业律去

三女瑞安. 表演藝術家 

在國外支持開放改革, 中美交流

当彭文偉教授奉柯院長指示来纽约China Medical Broad争取了國際基金时 , 由父辈间接委托友人接机 , 相見後始悉此人乃華航(台湾 ) 职員 , 海峽两岸多多顧忌,   谭林两位乃在第一时间内把彭教授接到自己家中 , 然後與众校友一同在经際, 交通, 人氏方面大力支持, 其後支助與接待中山医來美交流的學者 , 他夫妇都积極参與 , 先後有陈國桢 , 陈耀真 , 毛文书 , 邝公道 , 何天祺 , 李振權 , 高崇善管宗震, 潘啓超 , 譚道彩, 陈國銳 ,    , 梅驊….等教授们 

以家庭团聚移民来美的師友 , 亦常得到他夫妇或明或暗的支助與帮忙 

慈匡英年早逝,

先有不明病原的胆道感染住院 , 继因發现肝癌而在世界著名的康乃尔医学院的教学医院接受手術 , 肝葉切除成功 , 唯癌己扩散至腹腔及肺 , 有血性胸水及腹水 , 一般医院不能接受病情晚期病例入院 , 我乃接慈匡進入我有特殊关係在新澤西州的河边医院 ‘,旨在减少不适與痛苦 , 惠珍侍侯床边至慈匡息劳 ,  

遵遗意以基督教儀式在長岛举行安息礼 , 数百人遠道来参加 , 会场满座 ,  

扶仗替女兒戴上医学博士四方帽

惠珍勇敢面对 , 结束華埠诊所 , 出賣長岛独立屋 , 搬入纽约炮台公園高级公寓 , 不幸乳癌復發转移至眷椎及股骨 , 经年累月的放射與化学治療 , 忍受痛苦 , 目的以继承慈匡遺願 : “  在大女兒戴安医学院畢業那天 , 上台替女兒戴上博士四方帽 “ ….

戴安畢业典礼那天 , 惠珍忍着痛 , 仗着枴仗上台 , 满眶喜淚 , 把四方帽戴在女兒头上时 , 全场起立鼓掌   

现代的路德 , “ 他的神就是我的神

惠珍本無宗教信仰 , 但亦從来不阻止慈匡在基督教会的事奉與財政奉獻 , 家姑及家人多是基督徒 , 朋友中亦多信徒 , 潛移默化 , 惠珍表示

我雖然不知道很多宗教的道理 , 但我确信慈匡的神也就是我的神 , 慈匡的信也就是我的信 , 慈匡去了那裡, 我也要去那裡….”

按照惠珍意願 , 我安排浸信会的牧師到医院她的病床為她施洗礼 , 接受聖餐與祝福

最後在安静中息劳 

安息礼在赖神浸信教会 , 由赖收師主持  , 親友踴跃 , 同心祝祷 

敬爱的慈匡主内弟兄, 惠珍主内姊妹安息吧 , 你们在神的懷中 , 我们纪念你 

 

情系祖國,青春獻礦山

介紹周炎僑同學

《海外僑胞一嬌女,百年老礦一青松》這是80年代,雲南紅河哈尼族自治州,紅河日報,廣播電臺聯合刊登的一篇文章。表彰中山醫學院56届甲班周炎僑同學,長年扎根基層爲邊疆礦山,各族人民全心全意服務事迹的報導。她祖籍第廣東開平縣人,三代定居美國。少年時代在香港度過。51年畢業于香島中學,同年被母校錄取,五年寒窗,奠定了爲人民服務的醫學知識及南丁格爾的品德。

畢業後分配到全國聞名的錫工業基地,雲南錫業公司。三年困難時期,公司最大礦區——老廠錫礦暴發兒童疾病流行。每天均23名兒童被病魔奪去了生命。礦工們心急如焚。生産受到擾,在這人心惶惶關鍵時刻,她臨危授命,抽調到該礦工作。這埵蛣M環境十分惡劣,位于拔海2300多米,常年雲霧繚繞,雲海茫茫、寒氣襲人。是、白、哈尼、苗等民族集居之地,方言各、交通不便、畸嶇馬道、物質匱缺、經濟、文化十分落後,醫院設備,技術條件更是簡陋不堪,當時連小兒靜脉輸液都不能做。缺醫少藥至使當地群衆求神拜佛,封建迷信十分猖獗。這一切一切的現實,給開展醫療救治帶來不便。在困難面前她沒退縮,沒喪失信心。而是默默無聞,兢兢業業,倍加工作。推廣新技術,傳授新知識。日以繼夜,守護病房,細查病情,組織會診,千方百計,搶救一個又一個垂危病兒。年復一年,24個春秋,在全科同志共同努力下共醫治挽救了一萬多名垂危病患兒。而受當地群衆的愛戴和組織的信任。獲得雲錫公司科技大會的獎勵。幷以最高票數選爲個舊市八,九兩届人民代表,人大常務委員。先後評爲雲錫公司勞動模範,紅河四化建設,統一祖國先進人物。中國有色金屬總公司先進工作者,雲南省優秀歸僑佼佼者知識份子等榮譽。98年入編中國專家大辭典。

89年她光榮退休,定居昆明,99年赴美國歸來。不幸身患乳癌,經手術,化療中西結合及頑强與疾病鬥爭的信心和毅力,現已基本康復,迎來了第二次生命的春天。現在她有一個三代同堂,其樂融融,美滿的家庭。子女孝道,事業有成,老伴相濡以沫,相敬如賓 。過著平靜的生活,安度晚年。但她的事迹至今仍被廣大的礦山的群衆傳爲佳話。(56通信特约稿)

http://www.sdaglobal.org    http://www.hitechemall.com